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杨振宁:影响我最深的不是物理学而是两千年前孟

  最近一些年来,一些有识之士极力地提倡文言文的学习,因为文言文是中国古圣先贤伟大的发明。正是因为文言文的发明,才能把几千年积累的智慧、才艺、经验、成果,传递给我们。文言文是智慧与文化承传的工具,因而决不能忽视。放弃了文言文,就等于是放弃了几千年祖宗留给我们的无尽智慧宝藏。

  我国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而依然屹立,与我们的祖先发明了文言文这个工具有着一定的关系。我们中国祖先知道语言是会随着时代变迁的,所以语言跟文字如果一致,经过几百年语言变了,从前人写的东西,现在人就看不懂了。西方人就没有文言文这样的工具。像欧洲,拉丁文是他们古老的文字,还有印度的梵文,现代人几乎无人能看懂,只有一些极少数的考古学家、专家,才能理解一部分,而且并不能完全理解。经过时代的变迁,语、文同步所产生的弊端已显露无遗。

  中国老祖宗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把语(说话用语)跟文(写文章)分开,言语不管怎么变化,文则不变。因此通晓文言文,文字这一关的障碍没有了,就有能力深入经典,有资格接受祖宗留下来的遗产-世界上最丰富的文化遗产。中国历史文化,如果还想延续到千年万世,就必须要保留、普及文言文。

  在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杨振宁博士发表的《父亲与我》一文中曾经特别提及一件事:我九、十岁的时候,父亲已经知道我学数学的能力很强。到了十一岁入初中的时候,我在这方面的能力更充分显示出来。回想起来,他当时如果教我解析几何和微积分,我一定学得很快,会使他十分高兴。可是他没有这样做;我初中一年级与初中二年级之间的暑假,父亲请雷海宗教授介绍一位历史系的学生教我《孟子》。雷先生介绍他的得意学生丁则良来。丁先生学识丰富,不止教我《孟子》,还给我讲了许多上古历史知识,是我在学校的教科书上从来没有学到的。下一年暑假,他又教我另一半的《孟子》,所以在中学的年代我可以背诵《孟子》全文。

  他在自传中又写道:他在中学阶段念书时,父母要求他背诵《孟子》,当时的他没有选择说不的权利与勇气,只好勉为其难,把整本《孟子》装进记忆中。他上大学后,学习自然科学,一路走来极为顺利,并获得国际的肯定。但是,说来奇怪的是,他幼年时所背的《孟子》,在成年之后,居然成为他做人处世的基本原则。换言之,孟子的话在他心中形成一套价值系统,每当他面临人生的重大抉择,都会提供明确的答案。因此,影响他最深的,并不是他所专长的物理学,而是两千多年前孟子的思想。

  杨振宁博士在科学研究中重大思路的形成也得力于中国古代文化理念。他说:我之所以怀疑orte的奇偶不灭定律,这和我在西南联大读《易经》的心得有关。《易经》中既有阴阳相生的道理,也有阴阳消长,或阳盛则阴衰、阴盛则阳衰,剥久必复、否极泰来的道理。类似杨振宁先生的例子还有很多,这就是文言文传递的中国古圣先贤智慧经验所蕴涵的潜在力量!

  她说自己在父母的指导下读过《黄帝内经》《易经》 《大学》 《中庸》 《论语》 《孟子》 《三字经》 《弟子规》 《笠翁对韵》等著作,认识4000多个汉字,并且现场演唱了一首英文歌,还背诵了她写给妈妈的小诗。

  等到她三岁的时候,母亲就开始引导她读经典书籍,她的母亲说:我很早给她读的是很有韵律感的《笠翁对韵》,我们就像做游戏一样地去读。我说天对地,她就答雨对风,像玩一样,她喜欢。把这个读完之后,她就一系列都喜欢了。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