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老子的故事--读过《道德经》但你不一定知道!

  老子第一次出现是在幽王二年(公元前780年),西周三川皆震。伯阳甫曰:周将王矣。夫天地之气,不失其序;若过其序,民乱之也------土无所演,民乏财用,不王何待!------夫国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国之征也。川竭必山崩。若国王不过十年,数之纪也。天之所弃,不过其纪。是岁也,三川竭,岐山崩。

  老子,字伯阳,这里面预测西周必忘的人,便叫伯阳甫,甫在古代有两层意义,一层是父老,另一层是对男子的尊称。后世之所以断定此人便是老子,是因此人与老子官职相同,字相同,至于那个甫,则是对他的尊称。

  到这里其实我们会发现,老子之所以能有他活了二百多岁、一百六十多岁、七十多岁这三个不同的版本,是因统计口径的不同,表面上都是老子其实是指三个不同的人,让更多人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三个人都叫老子。

  周代的官职是世袭制,比如说我父亲是国家档案局的局长,大家就管他叫侯局长长,我父亲退下来以后,紧跟着我当上局长,大家仍然是称呼我是侯局长,但人其实已经换了。后来我再退下来,我的儿子接替,他还是侯局长。

  第二位是我们常说的与《老子》(道德经)有关的老子,姓老名耳,字伯阳,出生于公元前约655--652年间,为周惠王时期,出生地为陈国苦县厉乡(后楚灭陈,为楚地,其后再恢复为陈,实为一地),二十岁左右时,因战乱投奔其堂叔父(其叔父时任周太史,无子嗣),三四年后,周襄王31年,继承其叔父官职,任职于周室。周定王五年(公元前599年,离开周王室。任职约32年,时年57岁左右。后携一家老少,与尹喜一起,先居于陇西仁和村,改姓李,天下李姓,皆源出于此。

  第三位,后来孔子问学于老子。但他见到的不是的老子,而是老聃。其人出生于楚国苦县,为老耳的远方侄子辈(是侄子辈份,而非亲侄),其人姓老,俗名聃(因其耳际宽垂,故世人俗称为聃)。于公元前546 弭兵会盟后来到周室,袭任周太史,其时周灵王在位。

  陈国在周襄王的时候被楚国灭了,后来楚国觉得陈国国君好可怜,怎么说灭了就被灭了,把它扶起来吧,又把陈国立起来了。陈国国君当上以后又很开心,很猖狂。楚国一看,我把你立起来,你还这么猖狂又把它给灭了。就这样,陈国被立被灭两三次,生活在这儿的人,一会儿是楚国人,一会儿是陈国人。

  二人在终南山下呆了很久,而尹喜本人已无当官之意,便和老耳说,要不你跟我回我们老家,两人便离开了周至关,《史记》上在记录这件事时,用了四个字出周至关,本义为离开周至关,但后人断句断错了,断成出周,至关。

  这次尹喜必须得去,人家都找找到老家了。来的官员看旁边还坐着一个人,便问你是谁啊,老耳也不想做官,因为东周的皇上连自己都不能自保,去做官更是各种受气,他回当图书馆的馆长,一点意义都没有。那人问时,老耳正在想自己姓什么好,当时看着院子里面一棵李子树,便直言说我姓李。

  《老子》一书,为尹喜所问,老子所答。因是尹喜自问自记,故只有李耳之答,不现其问。十余年后,李耳西归西倾。尹喜到了楼观台,就把他的笔记整理之后,刻到了石壁上,后来去了楚国当官,在那里又修改了一点细节,产生了一个新的版本。都是一些细微的区别,例如把道常道改成了道恒道,因为恒比常表达的更准确点。不过这些都是小细节,整体上都差不多。

  东周的官员没找到老耳,但官职不能长时间空着,便找了了一个后世称为老聃的人,老聃是他远方的侄儿,说是侄儿辈,其实年龄比他小的多。孔子去找的,不是老耳,而是老聃,他去找他,有两件极为重要的事。

F